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配资 > 正文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 对石油供应有何影响?

03-28 股票配资

卡在全球贸易咽喉的“刺”依然没有拔除。 苏伊士运河堵塞影响   截至记者发稿时,虽经过一夜的施救,在苏伊士运河上搁浅的货轮还是处于动弹不得的状态。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已有14艘拖轮在作业,但如果不奏效,在28日还有更多拖轮和救援设备会抵达。   当前,有三种对货轮进行施救的办法,包括拖船拖拽,清理泥沙和减轻自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一位匿名的船舶问题专家表示,卸货减轻自重几乎是最后的选择,由于货轮几乎满载,且放置在上部的很多都是空箱,而放置重物的集装箱主要在下部,如从上部开始移除空箱,对减载的效果其实并不明显。   这三种救援办法   对于长赐号(Ever Given)事故的原因,此前有报道推测,可能是在航行中失去了动力。不过该轮的技术管理公司贝仕船舶管理(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透露,初步调查已经排除任何机械或发动机故障的原因。   埃及气象预报员表示,23日事发当天有强风,甚至出现沙尘暴,阵风达每小时50公里。长赐号可能是因沙尘暴导致能见度下降,加上强风猛袭,造成船身偏离航道。   此外,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Osama Rabie)指出人为因素或也是此次事故的原因之一。据多家媒体及船长表示,苏伊士运河的领航员(或称引水员)在工作时责任心较差,或对在这一区间的安全行驶构成不利影响。 发生事故后,船头楔进了运河的东岸,船尾则楔入西岸,两端都牢牢地卡在两岸的泥沙中。对于货轮的施救,首先使用的是拖船拖拽法。具体的方法是使用多艘强牵引力拖船从两侧拖拽搁浅货船,不过事实证明,由于货轮长约400米,重约20万吨,通过简单拖拽似乎于事无补。   第二种施救办法是清理搁浅区域的泥沙,之前在船头作业的一台小型挖掘机即起到此作用,不过它的作用是清理船头表面的泥沙,清理船头下方的泥沙则需要使用到挖泥船。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方面表示,参与救援工作的挖泥船正在从搁浅货船的船头将运河底部的泥沙挖出,据测算,挖泥船需要挖出1.5万到2万立方米的泥沙,挖掘深度将达到12至16米,才能使搁浅的货船重新漂浮起来。   救援的最后一种办法则是减轻货轮的自重,使其更易自己浮起。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在27日表示,救援人员已经抽走压载舱中9000吨的水。此外减轻自重的办法还包括抽出燃料,而在外不得已的情况下,卸下一部分集装箱。   不过正如上述专家的说法,卸货方案将会十分复杂,可能要花上30天到45天的时间,费用昂贵,并且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现有设备可能无法完成卸货。   当然,当前的施救并非只是使用上述单独一种方法,而是三种方法混合使用。当前救援的下一个窗口期是29日的深夜,届时潮汐现象将推高潮水达5.5米左右,在多种作用力的推动下,或有助于其再次浮起。   对石油供应有何影响?   拉比耶27日表示目前运河上有321艘船只等待通航,他还表示,一旦救援成功,苏伊士运河将全天候通行,以弥补滞留货船的等待时间。   全球航运巨头马士基和赫伯罗特表示,他们正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并正在商讨避开苏伊士运河的运输方案,或将选择绕道好望角。   不过,上述船舶专家告诉记者,由于绕道好望角一般需要多花两周左右的时间,如苏伊士运河能在堵塞后的一周内开通,走这条线路仍能节省不少时间和燃油,所以当前尚有不少船舶仍处于观望状态,并未决定立即绕行。   苏伊士运河连接地中海和红海,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约12%的世界贸易通过这一运河运输,运输中断导致的经济成本每时每刻都在增加。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救援进程缓慢引发市场和投资者担忧,国际原油期货价格26日持续震荡上行,收盘时显著上涨。业内人士指出,苏伊士运河运费较高,从波斯湾经海路到欧洲的原油运输往往选择绕航好望角。因此,苏伊士运河堵塞对全球原油海运贸易的影响相对有限。   根据数据信息公司Kpler的数据,2020年全球海运原油总量为3920万桶/日,其中每天有约174万桶原油经过苏伊士运河,所占比例并不大。不过每天苏伊士运河还有154万桶成品油通过,这约占道全球海运成品油贸易的9%。   美国价格期货集团(Price Futures Group)高级市场分析师弗林(Phil Flynn)表示,市场对供应链中断的担忧情绪变浓,一旦运河受阻持续两周以上,将对原油市场供求产生实质性影响,导致油价持续上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junengedu.com.cn/gupiaopeizi/123.html